沙罗五树

乐乎太可怕了,我要回b站(ಥ_ಥ)
苏粉十女儿粉,吾王相关腐向全吃,不忌攻受,雷乔粉,争取每个月为爸爸产两份粮0_〇

总结:王杰希的笑容

有情敌在微博的王杰希超话下提了个问题:王杰希在原作里有没有笑过?

所以写了这么个东西混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正文部分:

王杰希笑的场景有5处,其中,有两个场景是笑了两次,所以杰希笑的次数,在正文中一共7次。


第一处:第一百二十六章 到底想干嘛?

关键词:笑了笑

“签名签在哪?”王杰希忽得开口。

“啊?”车前子一怔,猛然反应过来,连忙从怀里掏出被自己捂得温热的周边笔记本。笔记本的封面上绘着的正是一个斜坐在扫把上的魔道学者,旁边四个签名体的小字:王不留行。

王杰希接过后笑了笑,等着车前子那里手忙脚乱地又翻出笔来接过:“签扉页上行吗?”

“行,行……”车前子忙应着。

(杰希大神对待小粉丝是很暖的。)


第二处:第一百三十六章 真正的散人

关键词:笑道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叶修却还是镇定地笑道,“我的意思是,你现在全队上来,如果团灭的话,那受到的打击可就更大了。这样……好吗?”

“靠!!”听了这话,微草队员们突然又燃起了斗意,先前的他们,心怀怯意,九打一的战局,也无法激起什么斗志,但是叶秋这在他们听来十分自大的言论,却是又一次点燃了众人的战意。

“谢谢,你这话说得真是时候。”王杰希笑道,九打一的那份尴尬,因为叶秋这句话好像都不存在了一样。

(老叶喷垃圾话,王杰希云淡风轻,没流露半点尴尬,对照后面和老叶分材料时的斤斤计较,其实杰希大神也是个脸厚心脏的。)


第三处:第八百八十三章 首杀结束

关键词:笑着说 笑了笑


王杰希作为一队之长,思想问题的角度和叶修基本处于一个层面,结合兴欣目前的处境,倒是不难猜出叶修的心态。此时笑了笑道:“要不要切磋一下,带点赌注什么的?”

“呵呵呵。”叶修干笑三声,君莫笑转过身朝着兴欣这边诸位成员:“解散,睡觉!”

“怎么,不敢啊!”微草战队的选手袁柏清别看是个牧师操纵者,性子却是相当热血,大声挑衅着。

“没有不敢啊!”叶修笑道,“我只是觉得,对付你们我一个人就够了,完全没必要麻烦大家嘛!”

“有道理。”王杰希笑着说,说完王不留行也转了身面对微草的大家:“解散,我一个人留下就行。”

(把叶不修作弄得干笑,王杰希还是很调皮的,只不过魔术师狂放不羁的心性,平时被封印在了微草好爸爸的皮下。)


第四处: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 最有挑战的

关键词:笑了笑

“那么对于方锐声称一个能打你八个,你怎么看?”有记者也把这话揪过来说了。

结果王杰希也只是笑了笑:“期待下一次和他的对决。”

这种程度的垃圾话,以为就会让王杰希怎么样,记者发现他们实在还是太天真了。

(这种场面话说起来还真是无聊又公式化啊。杰希大大在心中肯定狂吐槽。)


第五处: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 最有经验的选手 

关键词:笑了笑 依旧笑着

“王队今天在团队赛的表现真是令我们大吃一惊啊!想不到您竟然忽然重拾起了当年的打法,请问您是准备再次调整自己了吗?”

“当然不是。”王杰希笑了笑,而后看了看身后的赛台和比赛席:“能在这里随便放松一下就很好了。”

“也许微草如果拥有魔术师的话,也会取得更好的成绩呢?”记者说着。

王杰希依旧笑着,却没说话。

(全明星赛上,魔术师解封,惊鸿一瞥,艳惊四座,王杰希越是笑得云淡风轻,越是让人心疼。)


小结:正文共1728章,王杰希笑了的场合只有这么五处,两处还是记者招待会上,那种笑,不过是应对记者时的客套礼貌。

所以有效输出笑容统计共三处:一次对车前子,两次对老叶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再来看番外部分。

番外:见证奇迹的时刻

关键词:笑着点了点头 笑了笑

发言人在出门前,看了一眼王杰希捧在手里的的水杯。

“不要喝太多的水。”他又叮嘱了一句。

王杰希笑着点了点头。战队对他的关心,真是太无微不至了。

(这个笑容,是18岁少年发自内心的微笑。)


“不要太难看。”方士谦到最后,终于只是别扭地来了这么一句,没做不符合逻辑的期待,但是终究还是要给王杰希加加担子。

王杰希却只是笑了笑,迈步走向赛台。

(处子秀出征在即,对于依旧别扭的士谦,王杰希没有像初时一样冷冷对待他,而是笑了笑,这个笑容,是安慰也是包容)


小结:王杰希出场的番外共三篇(《见证奇迹的时刻》《决战之时》《双核时代》),描写了他笑的场合有两处,一次是对微草的后勤成员,一次是对方士谦。

很明显,小队长的笑容,要暖得多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总结:关于王杰希的笑,词汇描写是很贫乏的,笑了笑出现了5次,笑着出现了3次(笑着说、笑着点了点头、依旧笑着),笑道出现一次。

像什么“叶修大喜”、“黄少天狂骂”之类的描写是绝对不会出现在他身上的。

这说明,王杰希不是个情绪太丰富的人,或者说,是个很会隐藏自己情绪的人。

通篇看下来,对他的形容词,重复得最多的就是“冷静”。

能让他表露情绪的场合非常非常少。

在正文里,只有两个人:唐柔和叶修,会使他不那么冷静一下下。

番外里,小队长对林杰和士谦都是至情至性,尤其是对士谦时,内心戏很丰富,改天有空再八一八。

ps:各位太太写文时,能不能别让杰希骂“靠!”“草!”“滚!”原作中,他真的从不骂人,他只需要大小眼一瞪就行了(bushi)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顺便总结一下动画里杰希的笑容,只有一次:一帆叫队长时,杰希微笑着点了一下头。

第一季动画里,杰希微笑就这么一个镜头,给的是乔一帆。


联系到某些粉丝不冷静的行为,替大眼爸爸不值。


(喂,王杰希的腐粉、苏粉、女儿粉们,你们有空去关注一下微博的“王杰希”超话吧,能每天签到一下就更好了,这次全职手游不出咱们微草的卡,连什么夜未央的卡都有,但王不留行、木恩之类的卡通通不出,因为在手游投票里,咱们微草的票数最低,555——所以不管是关注签到,还是什么傻叉投票,咱们药粉还是热情高一点,稍微努力一下,不要让杰希失望啊。)

庙药猫狗的不兼容性(一个5p的小短漫)

杰希不要什么猫猫狗狗都往微草捡啊 \(・ωΦ)ノ

你庙的烦烦、小卢一定不能要!(。・ω・)ノ゙

ps:烦烦的品种是柴犬,没错,就是Doge那种。

又ps:官设里,杰希签名从来都只签一个“王”字喔。


来自微草幼儿园的优质奶源,奶量充足!

助力魔术师起飞,哺乳小队长成长!

科学喂养,因爱而生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4000的生贺图,好像迟、迟了一天,不过好歹赶出来了,deadline是拖延症的克星。(´・_0`) 

不清楚4000的官设,我直接抄了@微草的歐馬这位太太的人设(・∀O)ノ。

从今天开始,加训一个科目:自由组合,刷boss!

大家可以猜猜这几只喵喵都是谁,私心把他们的tag都加上了。

除了叶喵,其他猫都没仔细画,尤其是儿砸,本来想把他画成俄罗斯蓝喵,结果画成了半年没洗澡的猫,儿砸我对不起你……

老叶的品种是橘猫(关于橘猫嘛,养猫的人都懂,咳咳)


已经13号了,才醒悟错过了柏清的生日!我不是一个合格的药粉..(。•ˇ‸ˇ•。)…

又跑去重温动画,试图找出薄情儿。

正式队员是和爸爸坐一排桌子,中间那个小帅哥头发有点像儿砸,但是穿的衣服不同,所以不是英杰。

那么最边上那个刺猬头,和中间的小帅哥,都是谁呢?

李济原作出现很少,估计动画也不会特意画。

梁方是第五赛季的,在微草幼儿园算老的了,刺猬头和小帅哥都挺年轻,看着不像。

许斌这时候还没转会,就更不是了。

所以这两人有一个是柏清,有一个是周烨柏?

(另外,顺便悄咪咪的丢3张比较少见的截图出来,花痴程度如我的应该会喜欢吧。太不好意思就不打我王的tag了)


已经飞得很累很累了,停下来稍作休息的魔术师。


林杰队长走了。


方士谦也走了。


再也没人对他说,小队长你随便浪。




他只剩下我们了。



【王叶】(02)君向潇湘我向秦(原著向)

ooc很严重,掩面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王叶】君向潇湘我向秦(02)(原著向)

王杰希洗完澡出来,顿时愣住了。

储物室里空荡荡的,根本没有叶修的身影,王杰希犹自不死心,把储物室客厅门后甚至床下搜刮了一番,终于确定叶修不是和他玩情趣,而是玩失踪。

叶修去哪里了呢?这个问题不需要多想,王杰希面无表情的一边重新穿上衣服,一边镇压渐渐蓄积的怒气条,然后往楼下杀去。


网吧前台的电脑前,叶修正叼着根烟,如弹奏乐章般有韵律的在键盘敲击,他全神贯注,以至于王杰希走到他身旁也没有注意。

王杰希本想上前逮人,但是,电脑屏幕中的第一人称游戏画面吸引了他的注意。

这一周来,微草全队都在做pk散人的特训,他已经和君莫笑交手多次,但以第一人称视角观察散人的操作还是首次。

王杰希第一个直观感觉就是乱。

散人在30级就已经拥有120个技能,屏幕上能同时显示的技能条有3排,每排10个,剩下的技能条需要用到Alt或者其他快捷键切换。此时,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技能冷却在飞速旋转着,叶修还时不时切换其他技能条,同时还要负责操纵千机伞的形态转换,更不要提走位之类的微操。

王杰希默默的观察着、思考着。

叶修正在刷埋骨之地的副本,副本每天可以刷5次,经验诱人,他实在舍不得浪费掉,所以趁王杰希去洗澡,又摸上游戏打算把副本次数用完。

顺利击杀第二个小Boss后,出了一紫蛋一蓝蛋,叶修舒服的往座椅一靠,伸了个懒腰。

忽然,他眼角的余光瞥到了身边伫立的身影,叶修顿时知道不妙,赶紧扭头一看,果然,在电脑屏幽幽蓝光照射下,阴恻恻的站着的正是王杰希,叶修条件反射的吓得一哆嗦。

幸好,此时王杰希的注意力并没有在叶修身上,而是盯着屏幕若有所思。

叶修一喜,知道是游戏转移了他的注意,忙殷勤起身:“来来,你来玩玩。”同时大爆手速,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毁尸灭迹。

“不用了。”王杰希摇摇头。

叶修有意重组战队,而散人和千机伞将是这只战队最大的秘密和凭仗,所以,王杰希才会支付稀有材料,拉上全队在竞技场上和散人pk,去熟悉研究散人。

而王杰希作为这只战队未来的劲敌,显然不适宜去操纵这个散人号,哪怕他和叶修关系再亲密,也不会违反职业道德。

“哎,才升级到25级的武器,你玩上个把小时,哪用得着避什么嫌。”叶修起身把电脑让给他:“杰希大神帮我瞧瞧,给点建议。”

王杰希稍微犹豫后坐了下来,对散人的见猎心喜,还是胜过了把叶修收拾一顿的渴望。

“杰希大大,埋骨之地副本,出装备别捡,有需求才Roll点,稀有材料全要。还记得攻略吗?”

王杰希虽然不是全职业精通,也从未操作过千机伞,但职业级大神玩PVE实在是绰绰有余。

鼠标一抖,千机伞在他手里瞬间变化了形态。

每次形态切换时间不超过0.2秒。

矛形态时,攻速达到5,而同等级战矛,攻速只有3。

枪形态下明明是步枪,同等级下物攻却仅次于手炮。

真是天才的构思。

王杰希的思绪飞速旋转着。

副本里,唐柔发现君莫笑的节奏突然慢下来,而且也不再追求有效输出,君莫笑的武器飞速的在矛、伞、枪各形态切换,飞枪、盾击技能层出不穷,倒像是炫技。

“老大,你不要带头划水啊!”包子入侵先大呼小叫起来。

游戏外边,叶修却是跑去找陈果借账号卡了,陈果在那边早就注意到了前台的动静,她本已经放了叶修的假,结果这叶修晾下客人跑来玩游戏,没多久,陈果目瞪口呆的发现,那个衣冠楚楚的客人居然也跑下来玩游戏!

这都是些什么人啊!

“快快!老板娘,账号卡借我。”叶修也来不及解释,一个劲催促。

因为是个练级小队,就没有组外人,只凑了4个人,现在王杰希被他拉来当打手,凑足5人队,正好抓紧时间把副本刷完方便办事。

这边叶修飞快的找了台机器将枪炮师上号,那边的副本也正好打完,还剩下3次副本了。

叶修把队长权限转移到自己使用的枪炮师身上,稍事休整,就率领着打白工的杰希大神,气势汹汹向20多级的小怪扑上去。

“老大,你怎么变人妖了?”少根筋的包子才发现君莫笑换了人。

王杰希一边适应着散人,一边也在暗自观察。

那个叫包子的打法跳跃多变,那种天马行空倒有些像当年的魔术师,改变职业容易,改变个人风格难,这种太过强烈的个人风格,对于包子来说,是天赋,目前也是短板。

至于寒烟柔,是微草战队偏好的那种天才型苗子,但现阶段要适应团队有些困难。

而最后一个阵鬼,明显是科班出身……


“老王,你认真点啊,快拉怪去!”

这种低级副本,王杰希根本懒得认真应付,他也懒得秀什么微操,直接在120个技能中,挑了个熟悉的聚怪技能——修鲁鲁。

看到那个肥嘟嘟的修鲁鲁迈着小胖腿冲进怪群,叶修就乐了,他操纵着远程职业的枪炮师追逐着修鲁鲁近身而上,大杀四方。

修鲁鲁是魔道学者的技能,因为是个聚怪技能,在PVP中用不到,所以叶修从没见王不留行用过。

但王杰希专修魔道学者,怎么可能没使用过修鲁鲁,叶修以前也曾不怀好意的想象过高冷魔术师使用修鲁鲁的画面,这次下副本,终于有缘得见。


五次副本结束,叶修意犹未尽的推开键盘,他再痴迷荣耀,也不可能真拖着千里迢迢赶来的王杰希,打一通宵的游戏。


叶修把前台工作交接好后,和王杰希又钻回小储物间。

“怎么样?"叶修抱膝坐在床上,他迫切想知道王杰希的看法,他太需要一个同等高度的人来讨论分享心得。

"不行。”王杰希摇头,“散人果然还是太局限了,操作者必须全职业精通,武器也必须专有,在投入同等精力和财力下,培养散人的性价比不高。”

这次亲自体验后,王杰希更是确定了散人的不可复制性。

“所以,这个散人在你之后,不可复制,也没必要复制,散人固然能在你手中昙花一现,终究是个没有前途的职业,因为这种职业不符合战队利益。”

叶修呆了一呆。


在联盟已经商业化的今天,像微草这种豪门战队,早已建立起流水线般的培训方式——从训练营到轮换,再到主力,无不是按部就班的应试教育淘汰选拨方式,至于选手的喜好,乃至个性天赋,在团队利益前都被忽略不计。


叶修静了半晌,忽然一笑,“我和你不一样,我玩荣耀是因为我喜欢荣耀,而你,是在用最功利的方式玩荣耀。”

王杰希也陷入了沉默,他已经太久太久没用最舒服、最擅长、最习惯的方式玩荣耀了。


叶修看着王杰希缄默的脸,嗤的一笑,伸手去拉王杰希,一拉之下没拉动,叶修索性往床上一躺,用体重将王杰希带着往床上倒去,压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细细碎碎的吻迎上来,印在王杰希微蹙的眉心,似安慰,又似在邀约。

王杰希却撑起了半身,将叶修圈在双臂,凝视着他,叶修那双形状好看的下垂眼沾染了情欲后,眸子里泛起水光,一闪一闪,似乎点缀了最纯粹的星光。

王杰希一点一点的用手指描绘着他眉眼的形状,轻声问:“现在还不肯告诉我吗?这次退役究竟怎么回事?”

王杰希摩挲的手指弄得叶修脸上痒痒的,叶修轻轻在他身下挣扎着,不许他继续玩弄自己的眉眼,一边懒洋洋的说:“还能什么原因,我已经不符合嘉世战队的利益,无论是商业利益,还是赛场成绩。”

“不是你的错,团队毒瘤是刘皓,不是你。”王杰希不客气的说:“嘉世战队人心不齐,分崩离析,和他这个副队长推波助澜分不开。”

叶修在团队赛中被孤立,拥有战术素养的几大战队队长都看出来了。

“哈哈!”叶修想起上次从黄少天口中听来的八卦,笑得捶床:“你还真是一点都不给刘皓留面子,你就差没指着鼻子骂他心术不正,他好歹是嘉世副队,你身份毕竟代表微草,你就算不怕得罪刘皓,也得提防老冯找你念叨啊。”

竞技体育的精神是友谊第一,比赛第二,虽然霸图与嘉世、微草与蓝雨的粉丝之间,掐得和乌眼鸡一样,但在宣传上,联盟组委会还是竭力打造各战队之间的祥和气氛,上层非常反感战队之间的倾轧。

王杰希的言行代表着微草,他私下八卦还无所谓,可是他公然抨击嘉世副队的言论传得人尽皆知,连蓝雨副队都知道了,这种行为不能不说恶劣,也亏了他是王杰希,冯宪君装没听到,不然警告早就下来了。

“与其操心我,你有没有好好关心过自己?”王杰希扶着叶修的双肩,强迫他的脸对着自己。

叶修的脸上通常都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,此时惯常的笑容敛去后,那张发白的脸透着疲惫,漂亮的下垂眼下面,有着微微泛青的黑眼圈,比起最后一次见面,他明显瘦了。

“我很好,真的。”叶修沉默了一下说,他将脸埋进王杰希的臂弯,无意识的蹭着,那种毛呢大衣的质感蹭着真舒服。

——你身上的担子太重了,不需要再添一个我。

“你不需要为我操心,你需要做的就是在那里看着,看着我回来。微草还想夺冠,可得赶紧了,哥回来后你就没机会了。”叶修笑着说,不过王杰希知道这句不是玩笑,而是一份慎重且狂傲的战书。

神永不陨落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被乐乎勒令修改,干脆把结尾那点kiss删了,放在第3章的开头好了。


【王叶】(01)君向潇湘我向秦(原著向)

【王叶】君向潇湘我向秦(1)(原著向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今早失眠,在床上胡思乱想,就想到写一篇王叶,哎。不过,反正完成这个月的2篇作业了。

时间线是第八赛季的常规赛22轮,就是原书才开始不太久,老叶在冬季转会窗退役,入驻第十区,和烦烦拿下了埋骨之地的副本,然后杰希爸爸开始把君莫笑当boss刷,刷了一个周后,故事就从这个时间点开始了。

ooc很严重,战战兢兢的默念那句经典语录:人设是虫爹的,ooc是我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那位个子高高的青年刚进入网吧,陈果第一眼就注意到了。

来这儿上网的人,通常随意裹身羽绒服,而这人衣着考究,深灰的大衣搭配了条棕绿相间的围巾,他人看着也精神,和那些睡眼惺忪,缩头缩脑的网瘾青年完全不是一个风格。

应该是来找人的吧,陈果心想,她看人的这点眼力还是有。


果然,那个青年并没有径直走向前台,而是驻足环视整个网吧大厅。

陈果忍不住搭腔:“有事吗?”

那个人走了过来:“请问,您就是这里的老板?”

挺标准的北方口音,低沉好听,虽然已经特意收敛了儿化音,但还是暴露了来人的原籍。

陈果警惕起来,兴欣网吧里的成员不多,B市的人只有两个,一个是唐柔,一个是叶修,那两人虽然漂泊在外多年,但乡音岂是那么容易改掉的。而那两人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,尤其是唐柔,身份更是透着一股神秘。

这位不速之客找上门来,究竟有何贵干呢?

陈果端起老板娘的架势,“我就是老板,你找谁?”

她细细端详来人,其实以北方人的标准,这人个子也不算过分高,只是他腿长偏瘦,大衣又特别修身,所以看上去身姿挺拔。


这是找唐柔呢还是找叶修呢,陈果琢磨着,不过,她直觉是来找唐柔的,毕竟这人和那个成天蔫蔫的小网管怎么看都不像一个世界的人。

那个男子正要回答,被后面传来的声音打断了。

“果果,我帮你也泡了一杯,拿着捂手吧。”是唐柔回来了,她端着两杯茶,刚才她去泡茶,让陈果帮忙守了一会儿前台。

来人闻声一愣,转过头去,打量着唐柔,毫不掩饰眼里的专注。

还真是找唐柔的,陈果心里嘀咕。

唐柔是个大美人,和陈果那种极具欺骗性的清纯甜美不同,唐柔的美是咄咄逼人的,这位陌生男子,简简单单往那里一站,也自带侵略性的气场,他和唐柔站在一起,倒真是一对璧人。


“咳,你找唐柔是吧,柔柔,我继续帮你守着吧,你们进去聊。”陈果识趣的说,她潜意识里对这个男子很放心,虽然以貌取人是个坏习惯,但不得不说多数人都会犯这个毛病。

“不,我找叶修。”来人却说。


陈果一边把来客往二楼领,一边偷偷打量着他,这个人自称是叶修的朋友,却没有叶修的联系方式,这个人看唐柔的眼神明显是相识,但是唐柔却不认识他,这个人究竟什么来头啊。


“叶修通宵了一晚,快中午了才去睡,你先在这客厅坐坐,我去叫他。”陈果把来人带到楼上的小套间。

“通宵打游戏吗?”他眉头微微一拧,明显不满。

“是值班,他值夜班呢。”陈果忙解释,但发现这句解释一出口,那个人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。

陈果突如其来有种心虚感,感觉自己就是个压榨员工的坏资本家,她忙又解释:“其实夜班也没什么事,他等于还是通宵打游戏。”

这句解释的效果和没解释一样糟糕。


“不用叫他了,我等他醒过来。”那人语气淡淡。

陈果闻言,对这个陌生人有了几分好感,但还是说:“他起码要睡到晚上8,9点,这一等可是大半天呢。”

这人拎着拉杆箱,该不会是直接从B市飞过来才下飞机吧?现在才下午3点,大老远的赶来,这得等多久?陈果一向心软,有些不忍,说:“不如今晚我放他假,让他醒了过去找你?”

那个人礼貌的推拒了,决定就在这里等,毕竟是陌生人,陈果也不好多管闲事。


陈果下楼后,犹在苦苦寻思:“这人我怎么就瞧着这么眼熟,柔柔,你见过他吗?”

那人带着一副黑边的眼镜,把眼中的锋芒遮掩了不少,他的眼睛很特别,一只眼内双,一只眼外双,看起来左眼略大,整个人气质出众,总之就是让人过目不忘的男子。陈果越回忆越觉得他眼熟,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。


“我没见过,我倒觉得这个人的声音听起来很熟。”唐柔摇摇头,从小接受过声音相关训练的她,已经忆起和这个声音的主人有过寥寥数语的对话。

她隐约猜到了来人是谁。

不过,良好的家教,让她没有去对陈果八卦,也没有放任自己的好奇心探寻下去。


当暮色一点点被光怪陆离的都市灯光吞噬,天幕上挑出几颗稀疏的星子时,那间套房里的小小储物间才响起动静。

终于,叶修脸上挂着永远瞌睡的神情,摇摇的从储物间钻出来。

看到客厅里那个熟悉的人,他嘴巴叼着的烟差点吓得掉下来。


身体先于意识之前,做出了反应,他忙把嘴上的烟夹下来往身后藏去。

王杰希突然没法生气了,再大的怒气,在看到这家伙的一瞬间,都化作烟消云散。

“藏什么藏,又不是不知道你离不了烟,你背着我抽得还少吗?”他的脸上云淡风轻。

“嘿嘿。”叶修终究还是没胆量继续抽下去,他往烟缸里把烟按熄,没话找话:“呀,你怎么弄了个眼镜带上,虽然把大小眼遮住了,不过看上去更奇怪了。”

王杰希取下平光眼镜,随手往桌上一放,“有什么办法,我们这种公众人物,不像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叶神,可以玩什么中隐隐于市,躲起来谁都找不到。”

“说得和真的一样。”叶修嗤之以鼻:“我这不还没躲几天,就被你在游戏里逮到了吗?”


两人没再继续斗嘴,因为叫的外卖到了。

叶修一般都是去外面的小饭馆解决温饱,他估计是王杰希掐准他醒来的时间,专门为他叫的外卖。


这个人细心体贴起来真是要命。

“赶紧吃吧,有什么话等会儿说,大冬天的,菜凉得快。”

叶修本想插科打诨的说上两句,却被这句平平淡淡的话堵住了,他有些狼狈,不再多说什么,埋头吃得狼吞虎咽。


“听老板娘说,你睡前吃一顿,睡醒吃一顿,你还真把自己当牲口啊。”

王杰希的语气凉凉的。

叶修越发不敢吭声,默默扒饭,他知道把王杰希气狠了,自己这次确实是过分了一点。


一鼓作气的把食物消灭了大半,那种饱腹后的舒适感让叶修危机意识淡化了,他发问:“你怎么知道这里的?”

“我去问的黄少天。”


叶修倒吸了一口气,黄少天这个话痨,当初就不该指望他能守住秘密。

之前和嘉王朝对刷埋骨之地的副本记录,动静闹得太大了,叶修、苏沐橙、黄少天,三个全明星的职业选手联袂上阵,那是多大的阵仗?中草堂的会长车前子向总公会上报,结果把王杰希这尊大神给惊动了。


然后王杰希就把叶修当Boss刷,天天刷,一开始拉上全战队围剿,后来又去竞技场排队轮。

叶修还抱着点侥幸,以为王杰希只是在游戏里和他杠上,现在可好,真人杀过来了。


“你们昨天不是才在主场对战呼啸吗?上午才做完复盘和总结吧?”第八赛季常规赛已经进行到22轮,上届冠军微草对战一家中流战队,最终只拿到了三个积分。昨晚,叶修还在电视里,看到他资深老辣用“秘密特训”应对记者的质问,结果今天,他就出现在H市。

上个周五,第21轮常规赛后,叶修和黄少天刷下埋骨之地记录,被他觉察到了自己的身份,接下来的一周,游戏里都被他死缠烂打,这个周比赛一结束,他干脆追杀到了H市,这个人还真是一点时间都没耽搁。

叶修痛心疾首,我不就是退役了没通知你吗,用得着像打落水狗一样追着我不放吗?


哪怕在游戏里被五大公会共同围剿,叶修也没有现在这种无处可逃的无力感,但是吃人嘴短,他一点都不敢发牢骚,闷着头乖乖把外卖吃完。


“你这是专程过来找我?怎么?杰希大大要陪我值夜班吗?”叶修和他一起把桌子收拾了。

“今晚已经帮你请假了,网吧的老板娘人不错。”王杰希评价,晚饭时,那个老板娘还邀请了自己下去一同吃饭。

“靠!王大眼,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啊,凭什么替我请假!”叶修其实也不是那么敬业,就是讨厌王杰希帮他做主,“你以为你谁啊。”

王杰希也不说话,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。

叶修脸皮再厚,在那双大小眼的凝视下,也撑不住了,“不就是、就是打了几炮吗?”他终于不好意思说下去了。

要和叶修相处,首先得过他垃圾话这关,王杰希和他厮混了这么几年,早就对叶修的垃圾话免疫了。


“你吃了饭先去洗把脸吧。”

说完王杰希不理他,钻进了叶修栖身的那间储物间,屋子本来就小,又堆满了杂物,他长手长脚的一站,更显得空间窄仄。

叶修赶紧抢在他身前,把床上乱糟糟的被子拉直,勉强整理了一下。

叶修挺郁闷,明明这人比自己还小2岁,但是和他在一起,这人就像个老妈子事无巨细都要管,现在他居然督促着自己洗脸!而自己在他面前还必须自觉的整理被子!


虽然发着牢骚,叶修还是认命的去洗手间搓了把脸,出来后,发现王杰希就像哆啦a梦一样,从那个拖杆箱一样样的往外掏东西。

“自动剃须刀、剃须水、复合维生素?这是吃的?”叶修好奇的看他变魔术,“磨砂膏、……卧槽!王大眼,你要不要这么变态啊,居然又给我买爽肤水!”

“指望你自己买不可能,沐橙毕竟是女孩子,有些男人用的东西她未必考虑得那么周到。”

说着,王杰希语气嫌恶的斜了他一眼:“你看你这胡茬,有多久没刮了。”

储物间里灯光昏暗,叶修的脸久不见阳光,白得耀眼,他的体毛稀少,上唇略微有点稀疏的胡茬,菲薄白皙的皮肤下,是细细的暗青色血管,显得格外脆弱,王杰希一瞥下,就再也移不开眼,他忍不住将手覆上叶修的脸,用拇指细细磨蹭皮肤。

虽然两人早已是那种关系了,叶修还是被这久违的亲密弄得有点不自在。

王杰希的手指形状极美,也许是不适应南方没有暖气的室内,他修长有力的手指冰凉,他缓缓的从叶修的脸颊抚摸上叶修的唇,那种细细微微的凉让叶修全身战栗。

两人都有了感觉,那种热度从下腹串上来,就像灵活的蛇,活泼泼的在全身游走。

“不行。”叶修喘着气,后退了一步,他不敢再继续。

“上次你可主动得很。”王杰希说这话时,也是面无表情,只是声音低喃,说不出的撩拨。

叶修老脸一红,“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。”

“那出去开个房间?”

“喂!王大眼,你能不这么禽兽吗?大老远的过来,不叙叙旧,就直奔这种事去?”叶修恼羞成怒。

“咱们不是炮友吗?有什么旧情可叙?”王杰希若无其事的说。

叶修被噎了一下,王杰希的话就像连击般追逐不放:“说退役就退役,就算你不愿意告诉我,至少也在群里和大家打声招呼,结果你悄无声息闹失踪,如果不是你有求于黄少天,只怕你在这网吧烂掉也不会让人知道!”

“谁说的,哥在第十区不是闹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吗?是真金就会发光,我无论如何低调,你也能找到我的。”叶修开解他。


"光彩夺目的是君莫笑,又不是你。"王杰希平平静静指出:"你以为一叶之秋就是你吗?不,是孙翔了,你看,你什么都不是。"

王杰希这段日子气得狠了,下起手来也就不留余地, 直接抡起扫把往叶修的心底抽,把他抽得鲜血淋漓。

叶修难得的沉默了一下,那双下垂眼耷拉着,王杰希在心底叹了口气,他不忍心乘胜追击了。

"你只是叶修,我看中的也只是叶修,什么君莫笑,一叶之秋,我通通没放在眼里。"王杰希一字一句说得缓慢清晰,"你要记好。"

叶修知道王杰希是动了真怒,和蓝雨其乐融融的队伍氛围不同,烙上王杰希风格的微草,管理极其严格,王杰希每天睡前要像宿舍大妈一样查房,每场战斗后要像班主任一样训话,队里那些小年轻被收拾得服服帖帖,乖巧温顺。

那还是封印状态的王杰希,那么解封后的王杰希之怒可以达到多少攻击力呢?

叶修一点都不想知道。

“杰希大大,我就是心情不好,想一个人静静,留出空间缓过这口气。”叶修这几年和王杰希的相处下来,自然知道他喜欢听什么,赶紧顺着他的毛捋:"比方说你考试不及格,肯定会怕见家长,越是亲近的人,越要躲着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。”叶修态度诚恳的保证。“我这不是惦记着你吗?游戏里,我天天来见你,还主动邀你去竞技场。”

“你是惦记中草堂那些稀有材料吧。”王杰希没好气的说。

“都惦记,都惦记。”叶修忙安抚。

夜色越发沉下来,暗寂寂的天际反而透着青光,霓虹灯的映射下,一网网的雪粒子茫然的挣扎着,王杰希知道今晚不适宜把叶修拐出去了。

“你去洗个澡,整个人收缀一下。”

“干什么?”叶修问。

王杰希那双大小眼一瞪,阴沉沉的不答话。

叶修也不是什么清纯的人,马上领悟了这个干字的对象。

“咱们……”叶修还想继续挣扎:“非得一见面就干……那种事吗?”

“不然呢?共话巴山夜雨时?”王杰希挖苦。虽然整个荣耀职业联盟的平均学业是初中,但杰希大大的语文成绩明显比叶神好。

“好,王杰希你等着!”叶修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,破釜沉舟的抱着王杰希给他买的那堆零碎进了卫生间。


叶修拿出当年在北方洗澡的劲,在这个南方痛快的洗了个澡,等他出来时,发现王杰希正蹲着把储物间角落的电脑外设摆放整齐。

“收拾那个做什么。”叶修有点过意不去。

以前夏休期,叶修也跑去王杰希家里,短暂的搭伙过日子,王杰希毕竟是男人,懒病比叶修还严重,但是他过日子讲究啊,自己懒得打扫,就请了保洁公司的阿姨定期上门,懒得做饭,就让叶修陪他吃营养均衡的蛋白粉,吃得叶修要和他闹分手,然后两人才恢复了堕落的外卖生涯。

现在这个天生犯懒的王杰希脱了那身考究的大衣,蹲在地上,帮他整理满是灰的房间。

“我看这不顺眼。”王杰希眼神冷冷的扫过来,扫得叶修负罪感更强了。

叶修忿然,瞅谁不顺眼呢,今晚到现在,哥连根烟都没抽呢。

“你真是天生劳碌命。”叶修把脚尖褪出拖鞋去踢他的屁股:“喂,快去洗澡吧。不然哥可不等你下本,自己单刷了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杰希爸爸戴眼镜的形象在一个mmd见过,b站av13111989

补充:又发现一个杰希爸爸戴眼镜的mmd,b站av15211665(正好也是王叶向)





其实下章应该开车,但是我才玩乐乎没多久,不知道乐乎限速多少,也不知道该随便弄点擦边球,还是学大大们外链出去飙车,但是我连外链都不知道怎么做啊。

中秋节到了,微草战队接了抹茶月饼的代言。

杰希爸爸为了让微草幼儿园的小崽子们吃上澳洲奶粉,努力摆出帅帅的pose配合,广告拍了一个下午,脸都抽筋了,现在才知道小周的不容易啊。

当然,中秋还有很多天,不过广告需要提前投放市场,才会吸引大家早点去买月饼啊(那个月饼画得和发霉了一样,一看就不好吃(´・_0`)